江西九江一查下组织恐吓、殴打、24小时监控受害者被警方打掉

2019-12-19

  近日,市公安局濂溪区分局打掉了一个恶势力团伙,该团伙不仅从事着传统的传销犯罪,还在传销过程中,对受害人进行非法拘禁、恐吓、殴打等违法犯罪行为。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共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胡某、曹某聪等8人,破获数起由传销引发的涉恶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案,解救受害人近10名。

  01网上掉下个“刘妹妹”

  夏某今年34岁,高中毕业以后一直在贵州老家某酒厂上班,生活倒也踏实,就是苦于其貌不扬而且收入不够高,已到适婚年龄的他却没有女朋友,没少被父母唠叨不停。

  因为生活圈子相对固定,相亲一次次的失败,自己年纪也一天天变大,夏某十分苦恼。就在此时,一个微信名叫“丫头"的女孩闯入了夏某的世界。“丫头"姓刘,90后,自称是九江人,在九江和表姐一起从事白酒销售工作。“丫头"的温柔和善解人意,让夏某天天仿佛生活在蜜里,这真是“网上掉下个刘妹妹”,让夏某每天都在憧憬未来的样子。

  不久,“丫头"称希望结束这种两地分居的日子,希望夏某来九江发展,可以和表姐一起干白酒生意。夏某经不住“爱情”的诱惑,很快便下定决心请假到九江考察白酒市场。由于夏某是家中幼子,听说他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发展,父母和朋友都劝他不要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怕是什么陷阱。但对已经陷入爱河的夏某而言,任何劝说都显得苍白无力。就这样,夏某坐上了开往九江的列车。

  02去见“家长”后失踪

  9月20日下午5点,夏某坐火车到了九江,“丫头”带上表姐一起,和夏某在濂溪区十里老街见面了。三个人逛着超市,“丫头"热情地和夏某介绍着,表姐李某也似乎对白酒比较懂,这让夏某非常放心,而后大家找地方喝了点东西。

  到了晚上6点50分,表姐说自己的姨妈姨父,也就是“丫头”的父母都已经知道夏某的事情了,姨妈派自己来就是对他做进一步了解的,自己觉得夏某挺实在的,姨妈说晚上就直接去家里吃饭吧。

  这让夏某非常意外,心想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自己啥也没准备,本想婉拒,第二天再去。但表姐和“丫头”都劝自己放宽心,没必要买什么,就这么去就可以了。夏某忐忑地把这个“喜讯”分享给了自己的好友郭某,而后跟随两名女孩来到了位于南山公园附近的一处私房。

  


  通过院子进入客厅,此时夏某发现“家中”有很多的人,而且非常凌乱,自己一进门院子铁门就被关上了,原本坐着的三名男子就将自己围住了,说等下家里会开一个涉密的会,要求夏某先将手机交出来,夏某望向表姐和“丫头”,但二人也要求夏某照做,夏某觉得有点不对劲,想夺门而逃,却被两名男子将其按在地上,并对夏某进行了殴打惩戒。

  就这样,夏某的手机、钥匙、身份证都被收走了。为了防止夏某逃走,夏某被两名男子夹在墙角边睡觉,并要求夏某睡觉前上好厕所,睡觉时不能随便上厕所,上厕所要汇报,如果自己乱叫或者意图逃跑或者不听指挥会有“好果子”给夏某吃。再说这边,听说好朋友夏某到九江就被允许见女方家长,郭某又好奇又替夏某高兴,但是此后郭某怎么都联系不上夏某,夏某手机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

  03威胁恐吓不断洗脑

  第二天一早,夏某就被要求参加上课。上课时,“讲师”告诉他,只要他可以将产品卖给别人或者发展业务员并且业务员有业绩,就可以从中抽成,成为发财的少数人。他提出自己不想留在这里发财,却反被打了一巴掌,而且其中一人拿着烟头指着眼睛威胁:“必须把这个行业看清楚”!

  从当天晚上开始,传销组织内的黄某、胡某、曹某聪就轮流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三班倒给他讲课,并且24小时看守,不管是吃饭还是上厕所,两人都会盯着。而且一下课胡某就问夏某感觉怎么样,并劝夏某尽快交钱买产品,尽快和大家一起做“生意”。

  夏某还在试图逃跑,但总有人看着他,房门也是反锁的,窗户有防盗窗,连上厕所都有人看着他上,而且身上也没钱没手机没证件,根本不可能逃走。

  或许是一连三天夏某的“不长进”和不断找事情使得胡某等人失去了耐心。这天,胡某等人没给夏某吃早饭,且下课后胡某等人和夏某讲了曾经有人浪费了公司的资源,还逃出去了,结果被他们找到后打断了手脚在外面要饭的故事。夏某逐渐屈服,他不仅把卡内仅有的3600元钱拿出来卖了产品,而且在胡某等人威胁下打电话给哥哥骗了近5000元钱买产品。

  04彻夜守候,犯罪嫌疑人悉数到案

  10月初,眼看弟弟已经到九江见女友近20天了,单位给的假早结束了,但是自己这边除了上次弟弟打来电话借钱外,再也联系不上弟弟,夏某的哥哥夏某淳认为弟弟应该已经误入传销,遂决定立即向当地警方求助。

  濂溪区公安分局在接到报警后,根据办案经验,民警分析,最后知道夏某出现的地点在高速附近的某地,此处接近城乡结合部,交通便利、房租低廉的特点使传销行为极易落脚藏身,而且结合发生在夏某身上的事情,民警分析夏某被困传销组织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分局立即启动合成作战模式,成立由刑侦、特巡警、辖区派出所等部门进行联合侦查。一面要求民警立即结合分局在开展的扫黑除恶传销专项整治活动对附近私房、出租屋进行了拉网式摸排,一面要求针对举报人提供的信息展开快速研判。

  


  但因该小区租住人员众多,住户较为复杂,一时间未取得突破,民警并不气馁,为不打草惊蛇,一面继续对相关信息展开研判,一面联合居委会以检查水表为由对可疑地址逐一上门核实,经过近一周的连续工作,民警初步确认了窝点所在地并将情况上报分局。10月22日16时许,蹲守民警发现出租房内人员齐整且较为安静时,便冲进屋内将在场的传销成员全部控制。

  


  据警方介绍,该团伙主要成员大部分来自于湖南,均为文化程度较低无业游民,团伙成员以天津某保健品为售卖噱头,一面通过拉人头的骗得亲戚朋友方式哄骗被害人财物发展核心成员,一面通过团伙成员以网恋、介绍工作、虚假招聘、合伙做生意为诱饵哄骗陌生人财物并骗取其信任使其前来窝点,并对其加以控制,通过限制人身自由、断水断食、不让上厕所、威胁、恐吓、殴打等方式胁迫受害者以购买虚拟商品(实际保健品不存在)模式交出财物。

  据初步统计,此案中仅近一年来受害者就有30余人,且大部分为30岁左右的打工者,没有正式工作,且家庭普遍较为困难,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上万不等。他们被骗的钱基本是打工攒的或者向亲友借的,或通过透支信用卡获得。因为年轻、涉世浅、欲望强,他们对情感的辨别度、把控力都比较弱,很容易迷失自我,最终导致“赔了夫人又折兵”。

  目前,该团伙8名主要成员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平安九江

  家人孩子被骗进传销了怎么找到人?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传销受害者,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