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濂溪警方打掉一个的涉恶传销团伙 刑拘8名主要传销人员

2019-12-11

  说起传销,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骗人钱财,妻离子散。但随着传销活动的发展演变,一些黑恶势力逐渐披上“传销外衣”违法犯罪。

  近日,九江市公安局濂溪区分局就打掉了一披着传销外衣的涉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的恶势力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胡某、曹某聪、谢某伟等8人,破获数起由传销引发的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案,解救传销人员近10名。

  网络交友 网上掉下个“刘妹妹”

  父母和朋友都劝夏某不要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而且电脑那端的女孩一直只肯打电话总也不肯视频……但陷入爱河的人,任何劝说都显得苍白无力

  夏某父母年近60岁,今年34岁的他是家里的小儿子,高中毕业以后一直在贵州老家某酒厂上班,生活倒也踏实,就是苦于其貌不扬而且收入不够高,已到适婚年龄的他因为没有女朋友,没少被父母唠叨。

  相对固定的生活圈子,让其相亲一次次的失败,自己年纪也一天天变大,夏某十分苦恼,遂决定学他人上网交交朋友试试运气。就这样,一个微信名叫“丫头"的女孩闯入了夏某的世界。

  “丫头"姓刘,是一名90后,自称是九江人,在九江和“表姐”一起从事白酒销售工作。“丫头"的温柔和善解人意,让夏某天天仿佛生活在蜜里。夏某经常会买些小东西送给“丫头”,“丫头"也总是对“夏某”嘘寒问暖,这一切都让夏某憧憬着将来在一起生活的样子。不久,“丫头"称希望结束这种两地分居的日子,如果夏某对自己是认真的希望夏某来九江发展,可以和表姐一起干也可以他们俩一起干。夏某经不住“爱情”的诱惑,很快便下定决心,请假到九江考察白酒市场。

  由于夏某是家中幼子,听说夏某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发展,父母和朋友都劝夏某不要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而且电脑那端的女孩从来只肯打电话也不肯视频,而且女方年纪小夏某这么多,家境还可以,也正好从事夏某同种职业,这似乎有点为夏某量身定做的意思了。但陷入爱河的人,任何劝说都显得苍白无力,国庆前夏某坐上了开往九江的列车。

  去见“家长” 一进门手机就被收走

  夏某一进门院子铁门就被关上了,原本坐着的三名男子就将他围住,要求他交手机出来。当夏某问为什么要交手机并关机时,一旁七八个人就围了上来

  9月20日17时许,夏某坐火车到了九江,快到时“丫头"说睡过头了,来不及接站,于是就发了一个地址让夏某打车过来见面,自己带上表姐一起过去。

  双方按照约定,在九江市濂溪区十里老街联盛超市见面了,逛着超市,“丫头"兴奋地和夏某介绍着,表姐李某也似乎对白酒比较懂,这让夏某非常放心,而后大家又在超市休闲区喝了点东西,双方又聊了些个人情况。

  18时50分许 ,表姐说自己的姨妈姨父都已经知道夏某的事情了,姨妈派自己来就是对他做进一步了解的,自己觉得夏某挺实在的,姨妈说晚上就直接去家里吃饭吧。

  这番话让夏某非常意外,心想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自己啥也没准备。夏某本想婉拒,第二天再去,但“表姐’和丫头都劝自己放宽心。夏某忐忑地把这个“喜讯”分享给了自己的好友郭某,而后跟随两名女孩来到了位于南山公园附近的一处私房。

  通过院子进入客厅,此时夏某发现“家中”有很多的人,而且非常凌乱,他一进门院子铁门就被关上了,被原本坐着的3名男子团团围住了,说等下家里会开一个涉密的会,要求夏某先将手机交出来。夏某望向二女,二女也要求夏某按要求来,夏某再问为什么要交手机并且关机时,一旁七八个人就围了上来。

  感觉不对的夏某想夺门而逃,立刻被黄某和胡某按在地上,其他几人对夏某想逃跑的行为进行了殴打惩戒,就这样夏某的手机、钥匙、身份证就都被收走了。为了防止夏某逃走,当晚胡某和黄某一人一边把夏某夹在墙角边睡觉,并要求夏某睡觉前上好厕所,睡觉时不能随便上厕所,上厕所要汇报。

  而收到夏某“喜讯”的好友郭某,却一直联系不上夏某,夏某手机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

  恐吓洗脑 被人拿着烟头指着眼睛

  业务员如果不买产品或者发展下线就必须交伙食费,否则就会受到没饭吃不让上厕所、罚跪等惩罚。夏某提出不想留在这里发财,却被打了一巴掌,其中一人拿着烟头指着他眼睛威胁:“必须把这个行业看清楚!”

  第二天一早,夏某就被要求参加上课。上课时,“讲师”告诉他,只要他可以将产品卖给别人或者发展业务员并且业务员有业绩,就可以从中抽成,可以成为发财的少数人,成为少数人是要靠“毅力”,需要发扬“软磨硬泡”的精神和施展“硬”功夫,这样才能挣大钱,在实践中锻炼自己。

  “课堂”的黑板上写了业务员、主管、主任、经理、老总五个级别,业务员如果不买产品或者发展下线就必须交伙食费,否则就会受到没饭吃不让上厕所、罚跪等惩罚。当夏某提出不想留在这里发财,却被打了一巴掌,其中一人拿着烟头指着他眼睛威胁:“必须把这个行业看清楚!”

  从当天晚上开始,传销组织内的黄某、胡某、曹某聪就轮流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三班倒地给他讲课,并且24小时看守,不管是吃饭还是上厕所,两人都会盯着。 而且一下课胡某就问夏某感觉怎么样,并劝夏某尽快交钱买产品,尽快和大家一起做“生意”。

  夏某也想着试图逃跑,但总有人看着他,而且房门是反锁的,没有钥匙打不开,窗户都有防盗窗,连上厕所都有人看着他,而且身上也没钱没手机没证件,根本不可能逃走。

  或许是一连三天夏某的“不长进”和不断找事情使得胡某等人失去了耐心,这天胡某等人没给夏某吃早饭,且上午下课后胡某等人和“夏某”讲了“二大爷”和“二大娘”的故事,这个故事是说“二大爷”和“二大娘”在这种环境下没有考察清楚,浪费了公司的资源,还逃出去了,结果被他们找到后打断了手脚在外面要饭。

  在断食及轮番的威胁恐吓下,夏某逐渐屈服,他不仅把卡内仅有的3600元钱拿出来买了产品,还在胡某等人威胁下打电话给哥哥骗了近5000元钱买产品。

  警方出动 8名团伙主要成员 被警方刑拘

  10月22日16时许,蹲守民警发现出租房内人员齐整且较为安静时,便冲进屋内将在场的传销成员全部控制

  10月初,眼看弟弟已经到九江见女友近20天了,单位给的假早结束了,但是自己这边除了上次弟弟打来电话借钱一直都联系不上弟弟。夏某的家人联想到其可能误入传销,遂决定立即向警方求助。

  根据办案经验,民警分析,得知夏某最后出现的地点,此处接近城乡接合部,交通便利、房租低廉的特点使传销行为极易落脚藏身,而且结合发生在夏某身上的事情,民警分析夏某被困传销组织的可能性的确很大。民警一方面对附近私房、出租屋进行了拉网式摸排,另一方面要求针对举报人提供的信息展开快速研判。但因该小区租住人员众多,住户较为复杂,一时间未取得突破。经过近一周的连续工作,民警初步确认了窝点所在地。10月22日16时许,蹲守民警发现出租房内人员齐整且较为安静时,便冲进屋内将在场的传销成员全部控制。

  据警方介绍,该团伙主要成员大部分来自于湖南,均为文化程度较低的无业游民,团伙成员披着传销外衣,以天津某保健品为售卖噱头,一面以拉人头骗亲戚朋友方式发展核心成员,一面通过团伙成员以网恋、介绍工作、虚假招聘、合伙做生意为诱饵哄骗陌生人财物并骗取其信任使其前来窝点,并对其加以控制,通过限制人身自由、断水断食、不让上厕所、威胁、恐吓、殴打等方式胁迫受害者以购买虚拟商品(实际保健品不存在)模式交出财物。

  据初步统计仅近一年来受害者就有30余人,大部分为30岁左右打工者,没有正式工作,且家庭普遍较为困难,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上万不等。他们被骗的钱基本是打工攒的或者向亲友借的,或通过透支信用卡获得。因为年轻、涉世浅、欲望强,他们对情感的辨别度、把控力都比较弱,很容易迷失自我,最终导致“赔了夫人又折兵”。

  目前,该团伙8名主要成员被警方刑事拘留,该案正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中国江西网

  家人被骗进传销了怎么办?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传销受害者,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