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学生亲历传销窝点:看着两位同学从受害者变施害者

2017-08-08

  时隔一年,王军仍能记得去年在成都那几天的种种细节。“无可救药。”在长沙的一家餐馆内,王军一口气喝完大半杯汽水后,抛出了这个词。

  他曾被小学同学骗入 “1040工程”传销窝点,在传销组织内待了两天。他在这个传销组织内还发现了他的高中同学。两天内,他试图“捞回”这两位同学,但徒劳无功。至今,这两位同学仍然深陷传销,由受害者变为了施害者。

  “老实人”的邀请

  

面临就业压力的大学应届毕业生成为了传销人员的“生力军”。图片来源:西部网

  2016年8月,王军从长沙城南某大学毕业已经两个月了。工作仍然没有着落,也不想回到湘南老家,他开始有点焦躁。女朋友已经在成都找到了工作。正好,当时有个同样在成都工作的小学同学经常联系他。他想,就去成都碰碰运气。

  小学同学叫陈林。王军和陈林不仅仅是同学,还是同一个村的人。在王军印象里,陈林是个老实人。他专科毕业后就开始工作,比起本科途中休过学的王军要多上几年工作经验。毕业季那几个月,陈林开始在微信里对王军嘘寒问暖,表现得十分亲切。“早上还经常发英语消息给我。他以前成绩不好,工作以后英语变得那么溜。让我觉得他很上进,刮目相看。”除了问好和发一些鸡汤,陈林平时并不曾和王军谈论其他。但到了8月,陈林表示,希望王军能来成都,和他一起“做做项目”。对于项目的具体情况,陈林没有介绍。

  “当时同村还有另外一个发小也收到了陈林的消息。”但那位发小没有理会。王军脑子里突然有个念头:会不会是骗人的?但他还是决定去成都。“反正女朋友在那,我也是要去的。顺便去陈林那看看。”

  “他乡遇故知”

  8月的成都,暑气已经消退了一些。下了长途火车,王军找了家青旅住下,给陈林发了个定位,让陈林后天来找他。“当天先跟女朋友玩了一天。”王军还有一个高中同学在成都工作。第二天,那位高中同学也带他高高兴兴地玩了一天。

  高中同学李智友,是王军高中时期的室友。“当时一个寝室有十一人,我和他的关系一般般。”但这位高中同学在班里是个“活跃分子”。“班里搞演讲或者文艺活动,他都非常积极。”据王军和李智友同班的一位女同学回忆:这位同学是“李阳信徒”——每天早晨都在走廊或者操场大声地朗读疯狂英语。语速很快,旁若无人。还经常将 “李阳语录”分享给其他同学。

  除了这一点点“异类”之外,同学们对李智友的印象不错。他热情、外向、爽朗,成绩也还好。考上湖南本省的一所重点大学后,他还是“闲不住”:穷游中国、在校园里做做小生意、到处听“成功人士”的演讲。日子似乎过得异常精彩。

  他乡逢故知。见到李智友,王军感觉特别亲切。李智友很热情,带着王军吃饭、看电影,逛春熙路。临别前和王军约定,还会来找他。

  但王军没有想到,还不到一天,自己会在传销窝点里再次遇到李智友。

  高档的“贼窝”

  按照约定,陈林第三天来找王军。亲亲热热地寒暄过后,陈林请王军吃了顿饭。又玩了大半天,然后请“同事”打了辆车来接他们。车把他们从热闹的市中心带到了较为偏僻的新都区某个高档小区内,说是带他先住下,第二天再“看看项目”。

  具体是哪个小区,王军已经有点回忆不清。但这个小区,最高楼才三楼,安静、舒适,“看上去挺高档的。而且小区还挺大。我当时还想,要是在这买套房子还不错嘛。谁知道,(这个小区)却是贼窝。”

  陈林住在这个小区的一套公寓内。公寓是三室一厅,面积大概110平左右。一个房间住着一两个人。公寓里面家电什么都还齐全。但奇怪的是,一进家门,手机信号就变得很差。“后来才知道,他们把信号给屏蔽了。”王军以为,陈林供职的公司就在这里。毕竟居民楼里开小公司,是非常常见的事。王军没有多想。

  陈林为他介绍完同住在一起的同事之后,王军十分意外地看到了来串门的高中同学李智友。王军这才知道,这两位互不相识的同学,竟然在从事同一个项目。“这让我觉得,这个项目是不是确实有点名堂呢?毕竟是两个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在从事同一个项目,他们又宣称在不同的部门。”而且,李智友还透露,这个小区大部分公寓都被他们项目的人租了下来。

  “你以为你会是例外吗?”

  第二天清晨6点,所有人都起床了。第一件事就是喊口号,“大概就是一些激励自己,表扬自己的话。”几人都声嘶力竭地喊着,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

  早饭后,陈林带王军去另外一套公寓见“讲课老师”。“讲课老师”是个女孩,大概23岁左右,一身职业装束。据陈林介绍,她毕业于武汉某财经高校。“讲课老师”开始为王军讲解项目——这是一个名为1040工程的项目,入伙时先交69800元会费,此后发展下线,当发展到29人时,你便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个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出局”。

  

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是传销的三大特征。图片来源:网络

  这一天,陈林带王军听了四次课,内容大同小异,但分别由不同的“项目负责人”讲。其中还包括陈林的“上线”——之前在深圳做外贸生意的小老板,据他表示:“做外贸的时候一年收入几十万。” “我都看准了这个项目,难道还会骗你们这种穷学生吗?”

  讲完课下来,还有人找王军聊天谈心。王军非常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情况已经被传销组织摸得一清二楚:“有我的大学校友,过来跟我聊大学生活,还有大学附近的小吃。”王军曾在西北生活过几年,“还有一个在西北读过大学的‘项目负责人’,来聊西北的风土人情。当时的确感觉很亲切。”王军后来回想,应该是陈林“上报”过他的情况,来放松他的警惕心理。他在这几天内接触到的12名传销人员中,11名都是90后大学生,而且不乏重点大学毕业生。

  晚饭大家轮流做,吃完晚饭后,又“交流,学习,讲课”,十一点,准时睡觉。

  王军跟陈林睡。那时王军才知道,陈林、李智友以及早上给自己“上课”的那位女孩,都是通过一个英语培训班了解“项目”而加入的。陈林已将老婆也拉进了“项目”。他们不满周岁的孩子,被留在了老家托父母照顾。

  趁着独处,王军试图劝说陈林脱离“项目”。“我对他说,你不知道这是骗人的吗?不知道这是传销吗?你们这样拉人头,想‘出局’,拉完全成都的人都不够!”

  陈林也劝他:“刚开始我也不信,但多看了几天就相信了。你也多看几天吧。”陈林还向王军表示,他曾被警察抓过。但抓了不久就被放出来了。“这是政府对我们的考验。”陈林说,“意志不坚定的人无法走下去。”另一个“政府支持”的例子是他们所租的公寓:“政府把这么大一个小区都划给了我们。”

  王军再三向陈林解说,这就是传销。让王军都感到意外的是,陈林竟然松口了。“我知道这是传销。”但是只要拉得到人头,就能“出局”,挣到打工得不到的大钱。至于很多人因为传销而倾家荡产,这不在陈林的考虑范围之内。王军愤怒地指责:“你以为你会是例外吗?”

  陈林自信对之:“我会是例外。”

  成为“爱国主义现代化商人”

  

成都警方、市场质量监督管理局都曾查封过传销窝点,驱散传销人员,但传销仍然一次次卷土重来。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辗转反侧了一夜,王军决定第二天出去。“考虑过多待几天把两个同学都劝出去,但是我不敢保证再待下去会不会被洗脑。”本以为出去要花点功夫。结果第二天提上行李,王军就走了。

  这是“南派传销”的做法。不太限制人身自由,逢年过节还能放假回家。但它的洗脑程度却较限制自由,殴打绑架的“北派传销”更胜一筹。王军说:“北派传销是低端传销。南派传销是高端传销。李文星进的那个传销组织就是北派。”

  在南派传销界,还流传着“7天洗脑没成功就放弃”的规矩。不过,谁也不敢说自己能挨过7天。往往不过三四天,被骗入传销的人员就加入了“狂热份子”的队伍。“看什么都不是什么了。”王军指指餐厅内的三根柱子:“你看,这里有三根柱子。那边桌上有五个杯子。传销人员会说这代表着‘五级三阶制’。”五级三阶是指奖金制度的五个级别和加入者“晋升”的三个阶段。“一切东西他们都能附会,比如成都各大广场的台阶、灯柱,他们都可以说成是政府给的暗示。”而读懂这些暗示,并获得成功的人,就能成为“爱国主义现代化商人”。

  离开传销窝点之后,王军住进了之前落脚的那家青旅,他以为事情已经翻篇了。但第二天上午,陈林和另外两个“项目负责人”竟然在青旅公共区等着他。王军形容当时的感受“整个人都懵了。”马上意识到上次曾给陈林发了这里的定位。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陈林就一直缠着王军,求他“跟他回去再看两天。”最后竟然在王军面前双手合掌跪了半小时。

  纠缠无果,陈林三人离开了。王军在青旅内再住了一天,确定没有人跟着他之后,迅速地离开了成都。

  火车上,王军给高中同学李智友打了电话,劝他离开。仍然毫无成效。

  回到老家后,王军将看到的情况告诉了两位同学的家人。陈林的父母“哦”了一声作为回应,之后再无表示。而李智友的姐姐也已经被李智友发展成了下线。

  在最后的电话里,李智友对王军说,他已经快要做到“老总”了。再过两三个月,他就可以“出局”。但在离开成都这一年时光里,王军再也没听说过李智友的消息。透支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的信任之后,这两位昔日同学在他们原本的朋友圈里已经完全被拉黑。

  “众叛亲离呗,还能是什么?但他们总以为,他们会是个例外。”

  (应受访者要求,王军、陈林、李智友为化名。)

  新闻链接》》

  23岁大学生李文星求职陷传销溺亡事件始末

  5月15日,李文星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平台,向Java岗位投递简历。

  5月18日,自称上述公司的“人事部”电话面试李文星。

  5月20日,李文星到了天津市静海区“入职”。

  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被发现。

  8月6日,陈某、张某、江某某、翟某某、胡某等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犯罪分子对诱骗李文星进入传销组织并进行控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江某某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事拘留,其他4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

  来源:华声在线

  孩子被骗入传销怎么找到人?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传销寻人传销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被骗进传销的人员,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