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身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传销窝点外蹲守寻人找人

2017-08-27

  这是薛涛(化名)第二次来丹阳寻找陷入传销的妹妹。妹妹薛亚杰,27岁,年前在苏州一家医院工作,随后被单位派到一家工厂的医务室。也是在那里,薛亚杰认识了骗她进入传销组织的男友李建国(化名)。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8日晚,江苏省丹阳市的某小区居民楼楼道内,薛涛正隐蔽观察北侧9号楼六层某室的窗户,那是他进入传销组织的妹妹曾待过的地方。如今,那个传销窝点还在,他希望能确认妹妹是否还在那里。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8日晚,薛涛给记者看手机里妹妹的照片。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9日,金陵西路某小区居民楼内。三名传销人员正站在一间卧室门口。薛涛曾来过这里,与右边两人都打过照面。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9日上午,薛涛在蔬菜摊位间寻找妹妹的踪迹。进入传销组织的妹妹今年4月份邀请他来丹阳“玩儿”时,曾带他来买过菜。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9日上午,商业街某号楼某单元401室,薛涛正趴在猫眼儿上试图了解屋内是否有人。今年4月份,其妹妹曾带他来过这里“听过课”。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9日,汗流浃背的薛涛正蹲在马路边,观察马路对面的居民楼。

  

妹妹陷传销失联 哥哥独自在窝点外蹲守找人


  8月18日晚十点多,一个六十块一天的小旅馆内,来自河南的薛涛正躺在床上。

  这是薛涛(化名)第二次来丹阳寻找陷入传销的妹妹。

  妹妹薛亚杰,27岁,年前在苏州一家医院工作,随后被单位派到一家工厂的医务室。也是在那里,薛亚杰认识了骗她进入传销组织的男友李建国(化名)。

  陷入传销

  2012年,薛亚杰毕业后就入职了新郑一家医院。2016年,薛亚杰考取医师证,跳槽到苏州一家医院。

  薛涛回忆,妹妹曾跟他说,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比同期毕业的同学工资都高。她不相信自己会遇到坏事。

  异常情况是过年时出现的。薛亚杰说要去丹阳男友家过节,之后回医院加班。从那时起,她往家里打电话的次数渐渐少了,甚至经常不接,或者直接挂掉,然后回短信说,在公交车上。

  薛涛说,这不像是妹妹平时的生活习惯,之前她每周都会打电话回家,跟父母聊很长时间。他与妹妹在微信上的联系也很频繁,而现在,很久才能收到回复信息。

  薛涛比妹妹大2岁,以开货车为生。今年4月初,妹妹突然联系他,说开货车太累了,丹阳有好的发展机会。薛涛去了之后才发现,妹妹所说的生意,就是传销。

  6月份和父亲、表弟来丹阳寻人无果后,8月14日,薛涛再次来到这个地方。

  窝点寻亲

  薛亚杰所在的传销组织属于南派传销,并不严格限制人身自由。薛涛第一次来丹阳时,他曾跟妹妹去过两个传销窝点,期间还一起去过菜市场买菜,外出游玩。

  基于这些线索,薛涛每天上午在菜市场溜达,下午在传销窝点所在的小区外蹲守,“就是希望能在外面碰到她”。

  薛涛视力很好,在妹妹曾经住处的对面居民楼观察时,他每天都能看到那里有人收、晾衣服,却始终不见妹妹的身影。

  连续4天,没有收获。薛涛不知道,妹妹究竟还在不在这两个小区。

  继续寻找

  8月18日下午,薛涛尝试通过微信和妹妹联系,但对方只是在加好友验证信息栏回复,告诉他还好。最近几个月,添加、删除、又添加微信好友的情况,在兄妹间多次上演。

  8月18日晚上,薛涛前往万善公园。妹妹8月初所发的朋友圈显示曾到过这里。不过,在公园门口的暗处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依然无果。

  8月19日,新京报记者陪同薛涛来到妹妹曾带他吃过饭的窝点,敲门无人应。楼下邻居称,已经半个月没有看到有人进出了。

  而在妹妹曾经的住处(另一个窝点),里面有十余人,其中四五人正在打牌。当新京报记者询问薛亚杰的男友是否在时,屋内人都称不认识。薛涛从记者所拍的视频中,认出里面有四个人他曾见过,有一个还聊过天。

  8月20日,寻找妹妹六天后,薛涛离开丹阳,他说家里货车生意比较忙,必须回去处理积压的送货业务。

  “往后多接江苏的活儿,送完货就可以来丹阳找一下。”虽然知道妹妹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想带她回家,也希望她钱花完了自己回来。

  亲人被骗进传销了怎么办?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传销受害者,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