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里的男女关系乱吗?不顾礼义廉耻传销女为拉拢下线不惜与多人淫乱

2014-04-15

  导读:在“组织”里,陈厦渐渐看透了传销的本质。陈厦说,把亲友都骗个遍后,很多人把下线资源发展到网络上。不少女性以网络“谈情”的方式吸引别人来合肥,甚至与多人发生男女关系。圈子里对这个现象早已默认,甚至流传一条荤段子,“有家变成没家,没家变成有家,一家变成多家”。昨日上午,从福建漳州来肥从事传销的陈厦(化名)来到包河区工商局副局长谢晓春的办公室。他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开诚布公,还带来一张涉及数百人的传销网络图和近60处传销窝点的地址信息。两年来,33岁的陈厦在天鹅湖、名人馆等地方当过洗脑讲解员。他说,为了满足贪婪的欲望,“组织”里每个人都在自欺欺人,甚至到了不顾礼仪廉耻的地步。

  在福建农村老家传销已白热化

  前两年,已成家的陈厦在老家福建漳州跑建材业务,养家足够,但难以赚大钱。家族里有20多个亲戚先后来到合肥“做生意”,引起了他的好奇。一个外甥女婿鼓励他来合肥,“听他说,我以为是搞融资的。他平时做人很稳当,我觉得能靠住。”谁知来到合肥后,外甥女婿见了他一面后就不出现了,而是一帮“朋友”找他聊。“两个小时后我就知道他们不是做生意的,根本没有实体。”陈厦觉得,这帮人很假,很装。但既然来了,他还是想试一试,看看到底是干嘛的,有没有钱可赚。

  厦门富商被“传染” 沦落到卖炒饭度日

  陈厦说,传销活动在自己的家乡农村已经“白热化”。一批批人被亲友说动,来到合肥。经过这么多年的宣传,他们并非不知道传销是不被法律认可的,但依然硬着头皮干。有空着手回家怕丢脸的原因,更多是被贪婪和欲望驱动。

  陈厦说,他参与一段时间后升至“经理”,这还不够,必须上“总”才能有希望赚钱,而上总需要下线交纳的“份额”(每一个份额就是3800元)达到600个。“的确有老总赚到钱,可以买房开宝马,这就是吸引人的地方。”因此,很多人憋着一口气“赌一把”,认为自己能成为“万骨枯”中功成的那“一将”。但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在合肥将家底输个精光。陈厦说,自己在组织里认识一位厦门人,当初出海营生,收入不菲。经不住“家里坐着就能赚钱”的诱惑来到合肥,几年后一名不文,没脸回家,在周谷堆边租了一间民房,卖炒饭艰难度日。

  不顾礼义廉耻 “女经理”色诱下线

  在“组织”里,陈厦渐渐看透了传销的本质。他说,很多人在“组织”里一段时间后,渐渐自己说服自己,此后便去欺骗别人。这一套洗脑过程也十分有讲究。比如你是比较落魄的人,“组织”会选择一个有相似经历的人来说服;你有从商的经历,自然会有一个“大老板”来显摆。陈厦在接受洗脑时,就曾经遇到一个自称做过镇长的人。总之,他们会让你相信,这一行能够吸引各种人才。陈厦说,把亲友都骗个遍后,很多人把下线资源发展到网络上。不少女性以网络“谈情”的方式吸引别人来合肥,甚至与多人发生男女关系。圈子里对这个现象早已默认,甚至流传一条荤段子,“有家变成没家,没家变成有家,一家变成多家”。于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女经理”。陈厦说,这些乱象足以说明干这一行早晚会礼义廉耻全不顾。

  天鹅湖畔噱头多 景观石也“躺枪”

  说到天鹅湖周边的各种秘密和噱头,陈厦笑着说,自己就干过洗脑解说员。“天天都有人说,听都听会了。”比如,那块“著名”的兰亭集序景观石上将“序”错印成了“叙”,就被演绎成特意向“投资人”“叙说”的意思。而只要能和1040、21、38等数字联系起来的东西,都可以被无限联想。

  有意结束自己的传销生涯后,陈厦没有立刻退出,而是又坚持了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搞清楚他能够接触到的传销网络,以便向有关部门举报。这次,他就带着一张涉及数百人的大图,还有近60个涉嫌从事传销活动的出租房地址。目前,包河区打传部门已经受理,并着手调查。陈厦说,不管“有脸没脸”,他都要回家了,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举报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对于打击传销,他认为要增大力度,特别是完善法律,否则只能是“破网”而非“收网”。


  家人被骗进传销了怎么办?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传销受害者,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