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女生面试后失联4天 男友怀疑其被骗进传销组织

2017-02-21

  


  2月16日早上,住在广州市棠下的李静文告诉男友谭先生,她经同乡师兄介绍,将于当天下午前往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第一工业区面试。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显得有些蹊跷:虽然是在同一个城市面试,李静文却带了换洗衣服,而且她当晚也确实住在了这位师兄家里。

  当晚23时许,谭先生和李静文结束了最后一通电话,此后,他便与女友失去了联系。18日中午11时31分,李静文在qq空间留下最后一条“说说”:“手机听不到声音,过来看看。”此时网络自动显示的定位已是深圳龙岗,这也是谭先生得到的关于女友的最后一条信息。

  2月18日中午,谭先生前往棠下派出所报警,警方听了他的描述后,猜测其女朋友被骗到了传销组织。“她总是支支吾吾不肯说那个师兄的名字,我想他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谭先生说,“静文的妈妈身体很不好,希望她看到消息赶快回来。”

  带着换洗衣服去面试

  2月16日中午,李静文从广州市棠下公交站出发,前往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第一工业区的广州汗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面试。“她说自己的一个师兄在这家公司工作,介绍她过去试试。”李静文的男友谭先生说。一直到当天下午16时,他都和女友都保持微信联系。

  当天下午18时左右,他打电话问女友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得到的答复却是“太麻烦了,不回来了”。当天晚上,李文静再通过微信联系他时,发送的却是一个有陌生女子入镜的小视频。

  谭先生说,视频有一张小小的饭桌,桌上摆着饭菜,入镜的是一个女友从未提及的20岁左右的女子。“感觉是租的房子,非常简陋。”谭先生说。

  当晚23时左右,李静文给谭先生打了最后一通电话。她告诉谭先生自己带了换洗衣服,当晚会跟师兄的妹妹,也就是视频中的女子睡。此外,当天师兄的一个来自湛江徐闻的朋友过来找他,师兄会和朋友一起睡。她还告诉男友,当天并没有去公司面试,想第二天再去看看。

  “他在广州面试还带着换洗衣服,我感觉挺奇怪的。”谭先生说。但他仍没有多想,两人聊了20分钟便挂了电话。没想到的是,这竟是二人最后一通电话。

  猜测:传说中的师兄也许并不存在

  从2月17日开始,谭先生就再未和女友通过电话,所获得仅有的几条信息都来自微信定位或qq自动定位。

  17日中午11时07分,李静文给谭先生发送定位,所在位置是白云区太和朝亮北路和乐花园北100米。一个小时后,谭先生发微信问女友吃饭没有,对方没有回复。下午16时27分,李静文再次给男友发送定位,位置变为白云区建业中路太和第一工业区北100米。但是,二人始终没有通过微信或电话取得联系。

  当晚23时左右,李文静的手机关机,18日中午10时再次开机,但是两个号码都打不通。

  “我问了和她同住的室友和家人,她并没有返回住所,也没有回湛江老家,她们也打不通静文的电话。”谭先生说。与女友失联后,他立刻前往女友面试的公司打听,但是那里并没有女友的登记记录。

  “我在静文亲属的陪同下,于18日在棠下派出所报了警。警察听了我的描述,猜测她可能被骗去了传销组织。”谭先生说,“我曾多次向静文询问那个师兄的信息,但是她却连对方的名字也不透露。我猜测所谓的师兄根本不存在。”

  18日中午11时31分,李文静的qq“说说”留下这样的文字:“手机听不到声音,过来看看。”定位是深圳龙岗。这是谭先生所能看到的关于女友的最后的消息。

  “我们从大学至今已经交往三年了,感情一直很好,情人节也是一起度过的,很开心。”谭先生说,“她的母亲身体不好,昨天我们才敢把文静失踪的事情告诉她。希望文静看到新闻,可以赶快回来。”

  李静文今年22岁,长发、齐刘海,身高160厘米,广东湛江人。

  来源:南方日报

  反传销寻人解救网,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解救传销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