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大学生暑期出来打工失联 疑被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2017-08-21

  江西人许大姐打来电话,说孩子马上要上大学了,暑期出来打工。可从孩子朋友那边得知,孩子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了,人可能在绍兴嵊州。

  暑假来杭打工,据说遭遇传销

  考虑到安全因素,包括许大姐和孩子的名字等信息,我们都特别做了处理,许大姐的孩子,我们暂且叫她小许。小许今年刚在江西参加完高考, 6月份填报完志愿后,就坐火车来了杭州,说是有朋友在这边,叫她过来做摄影助理。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许大姐(化名):“(6月)这个月里联系她,来这边做摄影助理,买好车票,29号晚上买的火车票。”

  随后一个多月,许大姐跟孩子一直保持电话和微信联系,小许还发来不少工作照片,有婚礼现场有景点外拍,还有一段孩子参观影楼的视频,许大姐夫妻俩也比较放心。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到了这个月18号,许大姐突然接到小许朋友的电话,说小许被传销团伙控制了。

  许大姐(化名):“他说你孩子在那边搞传销,我说不是啊,刚才还跟她打了电话,(孩子朋友)他说是真的。”

  小许,是传销头目用小汪的社交账号骗去的

  许大姐再给小许打电话,发现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这下肯定急起来了。许大姐在深圳打工,18号坐飞机赶到杭州,第二天再打车赶到绍兴嵊州。给许大姐打电话的是小汪,绍兴嵊州这个地址也是小汪提供的。小汪今年20岁,跟小许是江西老乡。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他告诉记者,自己就是从传销窝里跑出来的,而小许,是传销窝点的头目用他的手机通过社交账号骗过来的。事情要从3月份开始说起,当时小汪在安徽打工,一位江西老乡通过社交账号联系他,介绍了一份摄影助理的工作,工作地点在杭州。

  小汪(化名):“就是摄影助理,待遇2800块(包吃住吗)包吃住(到什么地方碰面)坐火车到杭州,就过来接我,等我到了杭州,一开始电话不接,后来他说在绍兴出差,到绍兴去找他。”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小汪又坐火车到了绍兴上虞,老乡和一名陌生女子来接他,几个人吃了一顿饭,随后小汪就被带到了一个老式小区,在一套房子里待了几天,最多的时候房子里住了十几个人,小汪的手机很快被老乡借走了。

  小汪(化名):“老乡用我手机玩游戏,把电耗完,然后那个女的问我要密码,感觉相处还可以,就把密码给她,她拿去以后,一直用各种理由推托,忘记带了,实际上被头目收走了。”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据说整个团队分成三个层级,小汪他们算业务员,往上一级叫“领导”,再往上一级叫“老总”。“老总”打着登记员工信息的旗号,让小汪交出了所有社交软件的密码和亲友的联系方式,身份证、银行卡和几百块现金也被“老总”收走,每个人每天只有10块钱的伙食标准,小汪他们进去一个星期之后,那位“老总”给所有人开了个会。

  小汪(化名):“(他说)我带着员工连夜加入天津天狮(做什么呢)他们说做直销,卖韩国化妆品(你们见过化妆品吗)没有(多少钱一套)两千八(怎么卖出去)不需要对外卖,你把别人骗进来就可以。”

  被控制了4个月的小汪,7月逃出来了

  至于具体的赚钱模式,小汪没有多聊。他说,后来跟着所谓的“老总”不停的更换住所,至少换了五个地方,都在上虞城区。

  他们白天上课培训,傍晚才有机会出去透气,但每次都有人跟着,小汪也想过逃跑,但“老总”的手下看得很紧。

  小汪(化名):“(门窗没有机会逃出去吗),没有,(为什么),窗都是防盗窗,门都是两层的。”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小汪说自己被传销团伙控制了4个多月,这4个月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小许现在又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小汪说,他被传销团伙控制了四个多月,把他叫过去的老乡6月初逃了出去,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刚好身边一个姑娘私下藏了几百块钱,两个年轻人一商量,7月24号趁着去其它窝点上课的机会,小汪和那个姑娘摆脱了“老总”手下的控制。

  小汪(化名):“(怎么会放你们出来),那几天跑的人多,他们经常开课训话,她先装着肚子疼,跟着我们那两个人又不想管,我主动上去关心她,走到一个圆形岔路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不到他们的影子,赶紧打车,刚好有辆出租车过来。”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事后小汪到上虞百官派出所报警,民警帮他们买了车票,小汪才回到江西老家。

  记者联系了天津那家天狮集团,公关部方面回应,小汪的遭遇跟他们公司没关系。

  天津天狮集团公关部 工作人员:“我们是正规的直销企业,在浙江范围内 ,出现过几次假天狮的案例。”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警方介入,正在调查中

  通过其他朋友的帮忙,小汪联系上了许大姐,说出了小许的遭遇。小汪说,和自己的遭遇一样,小许是老总用他的社交账号骗来的,6月30号,自己还去绍兴火车东站接了小许,因为当时有人在旁边看着,他也没有和小许说实情的机会。

  小汪(化名):“去接她之前,头目把手机聊天的内容大致给我看一下。”

  小汪说,他逃出来后也想过办法要救小许,请其他同学帮忙联系过小许的社交账号,对方回复人在嵊州。许大姐赶到嵊州后,小汪陪着在城区里分头找过,在嵊州大桥附近见到了几个熟面孔。

  小汪(化名):“同样被骗的,(见到他们了),对,头目的话,我(18号)过来当天晚上,在鹿山广场一个肯德基见到过一次。”

  许大姐:“找到8月19号晚上10点多,脚都起泡了,(有没有看到孩子),自己孩子没看到,就担心她在里面出什么事。”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接到许大姐的报警后,嵊州警方根据许大姐孩子的手机号和其它线索,初步判断这部手机在剡湖派出所的辖区内使用过。

  嵊州市公安局剡湖派出所副所长 袁益梁:“我们派出所将组织力量,对掌握到的区域展开排查,尽力在最快时间内找到当事人的小孩。”

  录取通知书到了,孩子还没找到

  许大姐说,孩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已经收到,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学了,孩子突然失联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接到报警后, 绍兴嵊州警方连夜采取了行动。

  许大姐(化名):“这马上就要报到了啊,18号之前联系得上,之后手机被她的“老总”没收了。”

  许大姐告诉记者,小许考上了广西一所大学的美术专业,录取通知书已经收到。如今她急坏了,一方面担心孩子错过入学,更担心的,是孩子的人身安全。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许大姐:“我们当然希望她能够去读书啊。”

  许大姐拿出一段视频, 说是孩子最近发回来报平安的,看上去,视频的拍摄地点是在一家影楼,小许转身走向旁边,然后拿出一本影集翻来翻去。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这和之前说的摄影助理的岗位大概对得上。可仔细看这段视频,孩子的脸部麻木几乎没有表情,行动也很缓慢。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寻找小许过程中,遇到组织中放哨人员

  许大姐的妹妹:“19日我们也去了几个可能的地方,进行寻找,大桥那边也是再次去了,.就是看看能不能认到。”

  绍兴嵊州剡湖派出所方面表示,接到报警后,他们很重视,19日晚已经通过工作,对小许可能出现的几个地方进行寻找,但截至目前还还没有找到小许。

  

准大学生失联 疑被在绍兴传销组织控制


  嵊州市公安局剡湖派出所副所长 袁益梁:“目前还没有发现,接下去我们会加大力量继续寻找孩子。”

  小汪告诉记者,19日晚他跟着警方以及小许的家人去过一个可疑的小区,虽然那里没有找到小许,可有一个细节,跟他之前身陷其中的团伙很相似。

  小汪(化名):“不是那栋楼,19日在对面的一栋楼抓到一个放哨的人,带回来问了,(为什么要放哨呢),他们组织就是这样的,会有一个放哨的人在看着,(在楼上上课吗),不是的,上课都是随机地方的,只是住在那边啊。”

  目前,寻找小许的工作仍在紧张进行,我们也期待尽快传来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