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少年疑似陷入传销失联 父母远赴千里寻子

2017-08-29

  河南信阳人邓杰的父亲最后一次收到儿子短信,是在今年2月19日,“我可以独立了,以后等我有出息了再回家见你,原谅我,爸。”

  邓父随即打电话过去,已是无法接通。

  19岁的邓杰2015年职高毕业后去了惠州一家电子厂工作。去年9月,邓杰从惠州的工厂辞职,但这个消息一个月之后母亲王芸才从同厂的亲戚口中获悉。

  王芸说,后来儿子说找了一个网上认识的女友在广州上班,就去了广州。

  当家人询问邓杰在广州的工作地址时,他不肯说,还发火与家人大吵一架。每次家人给邓杰打电话都没人接,有时很晚才回一条信息说,“没事不用担心”。

  今年过年邓杰原本答应回家,临近过年他突然说和女友在广州过年。在2月19日邓父收到了儿子那条短信后,一直联系不上儿子。

  2月24日,家人报了案,并到广州寻找邓杰。

  

信阳少年疑似陷入传销失联 父母远赴千里寻子


  ▲8月20日,河南信阳,邓杰的母亲拿着儿子的白色球鞋。这双白色球鞋是她在广州找儿子时,在儿子的住处发现的。洗干净后带回信阳老家。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蹲守

  只知道人在广州,没有联系方式和具体地址,王芸漫无目的地找了一大圈之后,决定选择蹲守。这也是传销家庭寻人最常用的一种办法。

  王芸说,去年10月邓杰曾往家里汇过一次钱,警方调查发现,汇钱的银行地址为广州白云区人和镇某大厦1楼,临近广州地铁3号线人和站。

  根据这个线索,王芸在该大厦附近租了一个单间住下,一个月510元,房间只放得下一张床。

  她每天就在地铁口附近的街上找,又或者在地铁口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希望能偶遇儿子。每天,有很多和邓杰年纪相仿的人从地铁口进出,但都不是邓杰。

  听说附近的拆迁安置区里有个大菜市场,王芸没事也过去转。在那里,她看到许多年轻人在菜场捡菜。她拿着儿子的照片去问,没人理她。

  她也曾跟踪过这些年轻人,但每次走着走着,转个弯,人就不见了。在菜市场呆了9天,一无所获。她甚至还被一名男子跟踪,甩开男子后,她心有余悸,不敢再去跟踪那些年轻人了。

  到广州后,王芸还做了寻人启事,A4纸大小,上面有儿子的大头照和基本情况,以及她的联系电话。彩打要两块钱一张,王芸印的是黑白版,两毛钱一张,可以打印很多张。

  她在地铁口附近贴了十几张后,亲戚们又担心这样做会对邓杰不利。

  寻人启事不敢再贴,王芸又在网上找了私家侦探,对方表示1000元保证能找到。在交了300元定金后,对方联系不上了。

  在广州待了一个月,王芸寻子无果。胃溃疡的折磨使她决定先回家,等养好身体再去广州找。

  

信阳少年疑似陷入传销失联 父母远赴千里寻子


  8月20日,河南信阳,邓杰的家中。邓杰的父母拿着儿子的照片以及盼望儿子平安回家的话。背后墙上是其全家福。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邓杰的家人说,从2月份到现在半年多,都没能和孩子联系上,生死未卜。

  “不知道孩子现在怎么样了。”采访中,邓杰父亲又流了眼泪,“要是能找到他,花多少钱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