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小伙毕业前夕与家人失联 家人怀疑其陷入传销

2018-04-08

  彭粮杰与家人失去联系已经快两年了,如果不出意外,这个身高1米84的小伙子,现在应该已经从一所大专院校毕业。

  彭粮杰今年25岁,广安市武胜县人,在与家人失联前,他已经决意从重庆一所职业技术学校辍学。“当时还有一个学期就要毕业了,但是他说不想读了,要出去打工。”4月7日,彭粮杰的姐姐彭小姐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当时是2016年春节前夕,弟弟给家里打电话,称自己不回家过春节,要去西安找朋友玩。在此之前,弟弟以买电脑为借口让她打了4500元,此外,母亲还给他打了500元生活费。但春节之后,弟弟再次给家里人打电话谎称要交3000多元学费和资料费,谎言被戳穿后,弟弟才表明态度,称自己不会继续上学,要去外面打工。

  

▲彭粮杰生活照


  ▲彭粮杰生活照

  为了劝说弟弟继续完成学业,彭小姐在电话里和弟弟大吵了一架,但终究未能让弟弟改变决定。2016年5月,彭小姐的外公去世,家里人曾打电话叫彭粮杰回家参加外公的葬礼,但彭粮杰称自己没有时间。一个月后,彭粮杰用一个北京号码打给家里人,称自己患阑尾炎,需1万多元做手术。

  这一通电话,让彭小姐怀疑弟弟可能是陷入了传销组织。彭小姐说,在她和弟弟通电话时,能感觉到弟弟身边还有其他人,其中一个女人称是弟弟的女朋友,弟弟说话的语气也是有气无力。但为打消姐姐的疑虑,彭粮杰还用手机拍了一张医院内部的照片发过来,因担心弟弟可能真的生病了,彭小姐随后打了1万余元到弟弟银行卡上,之后,彭小姐试图让弟弟再拍一张病例单过来时,被弟弟拒绝了。之后,弟弟便与家里人彻底失去联系。

  

▲彭粮杰生活照


  ▲彭粮杰生活照

  “如果真的是生病了,用手机拍个病例单是可以的,但几次找我们要钱,都感觉他是在找借口让我们给他拿钱。”彭小姐说,她怀疑弟弟是陷入了传销组织,她和家人试图联系弟弟,但发现弟弟的手机号码已经打不通,同时,弟弟的QQ好友中也已经将亲人们悉数删除。

  彭小姐说,她不知道弟弟是自己不愿意回家,还是陷入了传销组织或是遭遇了其他什么困境,“都已经失联快两年了,我们希望他早点回来”。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王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