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失联大学男生续:因见网友被传销组织控制

2014-12-11

  原标题:一见面,走不脱了 聊了1个月的“女网友”结果是传销组织

  德阳失联大学男生昨日逃脱传销组织控制

  警方提醒陌生地方见朋友网友要提高警惕

  10日,本报以《到内江见女网友 德阳大三男生失联》为题,报道了德阳一所大专院校大三学生小姚到内江见网友后失联的消息。

  好消息是,昨日上午,小姚已在成都火车站见到了父母和表哥,并在他们的陪同下回到学校。据了解,小姚被女网友以见面为名,骗进了一个传销组织。9日深夜至昨日凌晨间,小姚从传销组织的控制下逃脱,并随即与家人取得联系。

  内江失联 离校未归 老师同学打不通他电话

  徐雪强是小姚失联前最后一个见过他的同班同学。5日下午2点半左右,两人在学校附近一个公交站台等车时不期而遇。“他开始说去成都,后来在车上闲聊时才说是去内江。”徐雪强说,他问小姚是不是去找从保定考过来的同学玩,“他很含糊地应了一句‘算是吧’”。徐雪强回忆,小姚提到自己已在网上定好了当天下午从成都去内江的火车票,还说“那边有人接,有人管吃住”。公交车行驶到彩泉路口时,小姚说自己要去买点东西,便一个人先下了车。

  7日晚10点20分左右,学校宿管老师康定宇查寝时发现,小姚并未按规定回寝室,“当时同寝室的同学都说不清楚怎么回事,”康定宇说,“10点半关了校门也没回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了。”感到有些不对劲,康定宇立即通知了小姚远在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父母。第二天一早,有汇报给了学校。当晚得知儿子失联后,小姚的父母一面赶紧订机票,一面与成都的亲属联系。8日中午,小姚的表哥吴向飞从成都赶到德阳;当晚近8点,小姚父母也赶到德阳,并在校方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向德阳市旌阳区公安分局工农村派出所报了案。

  老实本分 出发前他刻意用了香水

  老实本分、无不良嗜好、有想法……这是与小姚同寝室的几个同学对他的评价,有同学说小姚还很能“折腾”,不仅经常兼职勤工俭学,还捣腾着做些小生意。 在父母和表哥心里,小姚是个很听话的乖孩子。小姚母亲曹大翠说,“以前从来没听他说过有女朋友。农历十月初,我在QQ上问他有女朋友了没,他给我说有个女网友,说只是有可能进一步发展,还没明确关系。”

  室友王城想起了5日中午的一个细节。“那天他洗了头,换了衣服,然后还找我借了香水用。”王城说,虽然小姚平素很爱整洁,但那天显得有些刻意,而且在大家印象中应该是第一次用到香水。”

  见女网友 一男子接听了“女网友”电话

  家人从小姚留在寝室的笔记本电脑上发现,他此行与一个网名叫“逝水年华”的QQ好友密切相关。

  但除了“女”、“22岁”等几项无法核实的内容外,“逝水年华”的QQ资料并没有更多有用信息。从QQ聊天记录看,11月初起两人开始了较为频繁的联系。聊天中,“逝水年华”自称名叫“雨欣”,资中人,在内江市中区一家理发店打工,在内江市租房住。“逝水年华”经常询问他的学习、生活情况,但同时又多次要求、催促小姚为她手机充话费。小姚对“逝水年华”似乎也有别样情愫,他曾几度计划去内江与她见面,但没成行。他曾几次提出希望与“逝水年华”视频,但对方都以手机摄像头损坏为由拒绝了,虽通过QQ发过一张照片,但非常模糊无法辨认。

  吴向飞说,5日,小姚与“似水年华”在网上发生了“争吵”,似乎是为了与她和解,小姚才决心去内江会见“逝水年华”的。当天中午1点过在QQ上与“逝水年华”聊完下线后,他立即网购了当天16时58分从成都去内江的火车票,并于下午2点半左右离开学校,经成都赴内江。

  吴向飞说,他们还在聊天记录里发现了“逝水年华”留下的一个联系电话,小姚的同学打通电话,但接电话的是名男子,在表示“打错了”之后便迅速挂断了。对方接电话的环境似乎较为嘈杂,还能听到有人趿拉着行走的声音。不过此后,这个电话就没人接了,随即,“逝水年华”也删掉了小姚的QQ。

  脱逃控制 大三男生昨日抵达成都

  家人们在辗转反侧2天后,电话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小姚被骗入传销组织,但顺利逃脱出来。10日上午,小姚在成都火车站与家人团聚。

  10日上午11点半左右,记者电话联系到小姚的表哥吴向飞,他告诉记者,他和小姚的父母都在成都,刚与从内江返回的小姚见面。小姚安然无恙,他们一行正准备返回德阳。吴向飞称,小姚被对方以网友见面为名,骗进了一个藏身内江的传销组织。9日深夜至10日凌晨间,小姚从传销组织的控制下脱逃,并随即与家人取得联系。10日上午,小姚乘火车从内江抵达成都,与早已在车站等候的家人团聚。

  吴向飞表示,表弟失联后,本报给予了极大关注并帮助查寻线索,对此深表谢意。但当记者提出想采访小姚,了解他从传销组织逃脱的经过时,截至发稿时,都未得到吴向飞的回复。

  从7日失联到10日凌晨逃脱,内江市公安局一民警称,姚策已经算很机智的受害人了。

  警方:查封涉嫌传销窝点121个

  今年以来,内江市公安机关一直对传销采取严打高压态势,大力查封传销窝点,全面加强对出租屋的管理,让传销组织和参与者无处可藏。今年1-11月,内江市仅一个区就依法查封涉嫌传销窝点121个,遣散涉嫌传销人员1514人,有力地打击了传销行为。

  该民警称,目前传销与以往大有不同,大多是没有任何的产品,只是一味要求受骗者交纳数千元不等的现金,并发展亲友来参加,方才给予受骗者自由,且要求受骗者加入传销组织时,不是像原先采取温和洗脑的方式,而是直接采取控制他人自由的手段。 一般陷入传销的人都是被亲朋好友甚至是网友骗去的,对此,内江警方提醒:凡是去陌生城市见朋友或找工作时都要提高警惕,在陌生的城市要自己住宾馆,不要去别的居民房。凡是要交入门费和要求至少发展两名下线的行为都有做传销的嫌疑。

  神秘的“女网友”

  与小姚相约内江见面的网友“逝水年华”,QQ资料仅标示“女 ”、“22岁”等几项无法核实的内容,她自称名叫“雨欣 ”,资中人,在内江市中区一家理发店打工,在内江市租房住。“逝水年华”经常询问小姚的学习、生活情况,又多次要求为她充话费。

  小姚曾几次提出视频,但对方都以手机摄像头损坏为由拒绝了,曾通过QQ发过一张非常模糊无法辨认的照片。室友们打通“逝水年华”留下的联系电话,但接听的是名男子,在表示“打错了”之后便迅速挂断了。此后该电话再也打不通。

  新闻链接:

  男子揭传销组织内幕:每天被六七人监视

  26岁的张东是山东东营人,因为对昔日大学同学心生同情,今年10月被骗至传销组织,“扣留”近一个月。直到被民警解救,才得以脱离“苦海”。

  他回忆说,被同学带入一处民居,屋内几个男生看到他进屋,“热情”地走到他的面前,跟他握手。在“热情”的欢迎仪式后,7个男生将他围住,随即他听到了大门的锁门声。一位被称为“领导”的人,走到张东面前,让人拿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接着搜身,将手机、钱包等物品取走,说这些物品暂时替他“保管”。接着,该“领导”告诉他:“我们这是一个新兴行业,我们可以赚很多的钱……”

  “坏了,被骗进传销组织了。”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接下来的每天,张东都能听到“讲课”,但他极力遏制自己不去听他们讲。“我每天都想着怎么逃出去,但是又没有办法。”他告诉记者,总有六七个人盯着他,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身陷传销脱身计

  那么,陷入传销组织如何脱身呢?民警给出四点建议:

  一是不要急于逃脱。很多人被骗入传销组织后,因为害怕从楼上跳下,造成终身残疾,甚至死亡。

  二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利用技巧与组织者周旋,寻找机会。先假装顺从他们,降低对方的防备心,然后找机会逃离传销组织。

  三是传销人员会隔几天换一个地方,也会让受困者去公园等地方“放风”。受困者可借机向路人求助,或者逃离。

  四是骗取信任拿回手机后可悄悄向家人求助,或在钱币、纸条上写下求助原因,扔到楼下,寻求路人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