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被传销组织控制 传销窝点里惊魂13昼夜

2015-01-18

  

乡亲们都很关心黄秋的安危,表弟见了她就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


  乡亲们都很关心黄秋的安危,表弟见了她就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

  原标题:女大学生被传销组织控制 传销窝点里惊魂13昼夜

  多彩贵州网讯 惠水县大山里的一个18岁女孩,在宁夏银川上大学,放寒假后赶火车回家过年,却在宝鸡下了火车,与家人、同学失联14天。

  昨日凌晨,这个女大学生突然回到了家中,家人才知道她被高中同学所骗,身陷传销窝点13昼夜,最终安全脱身。

  昨日,记者赶到惠水,见到了这个女孩。

  高中同学下套

  这个女大学生名叫黄秋,是惠水县羡塘乡三合村马场村民组人。去年高考被河南南阳师范学院预科班录取,在宁夏大学就读。黄秋是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孩,上大学后一心读书,交往最多的就是同校的几个贵州老乡。第一个学期开学不久,一个高中同学小A(化名)从QQ上联系她,说起高中时候的一些轶事,大家都很开心,小A说他在湖南上大学,学市场营销。

  “他是我在惠水读高中时的同学,那时关系很好,又是一个县的人,我根本就没有怀疑他会骗我。”黄秋说。之后,这个高中同学隔三差五就跟她联系,不是QQ聊天就是打电话。“现在想来,他早就给我下了套。”

  学期快要结束的那段时间,小A几次打听黄秋学校放寒假的时间,并说他的表姐、表姐夫一家在宝鸡上班,他已经在宝鸡玩了几天,邀请她也到宝鸡玩几天再回家,还说可以帮她买好从银川到宝鸡然后到贵阳的火车票。

  黄秋见小A说得真诚,也想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就爽快地答应了。放假前,黄秋就打电话给家里人说,要在宝鸡玩几天,然后再从西安转车回家。

  1月2日下午,黄秋和3个同学登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3日凌晨5时,火车到达宝鸡,黄秋告别同学,下了火车。

  1个小时后,小A与另一个男生果然出现在眼前。

  走路走得极度疲惫

  天亮后,小A带着黄秋在宝鸡街头到处闲逛,看街景,还去了公园。过了中午后,黄秋因为连夜坐火车,没有睡好觉,特别困,跟小A说不想逛了。可小A一次又一次坚持,说是前面还有更好玩的,黄秋看到老同学如此“热心”,只得拖着疲惫的步伐跟着小A逛街。一路上,小A不时地说一些读书没用、要做生意发财之类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是要让我走路走得身心疲惫,进入他们的‘家’后,即使发现被骗也没有力气闹了。”黄秋说。天快要黑了,小A才带着黄秋进入一栋老旧的居民楼,进了他的“表姐”家。

  进去后,原本以为只有“表姐”一家两口在家的黄秋,看到屋子里坐满了人,有十多个,心里很是奇怪。小A赶紧告诉她,说是有个朋友过生日,他们在家里聚会。屋子里的人也显得非常的热情,有人连连说有新朋友来了,大家让个座,屋里的人纷纷上来跟她握手说欢迎欢迎。黄秋坐在客厅里,听着那群人在谈论着如何如何经营、赚大钱、发大财。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想玩手机,翻遍了衣兜也没找到。她很快昏昏欲睡,最后小A把她带进一间卧室,她倒头便睡到了第二天。

  身陷传销

  第二天醒来,黄秋发现卧室里居然挤进去5个女生,两个跟她睡在床上,另外3个则睡在地上。客厅里,已经有人起了床,坐在客厅桌子边说话,她竖起耳朵听了一阵,发现那些人还是在说着前一晚的话题,经营、赚大钱、发大财。同学小A起床从另一间卧室出来后,黄秋就跟他说想走。小A这时开始做她的思想工作,说他们是在做一个大的生意,卖高科技产品,只要她加入,不出一两年就可以赚到300万元。“我是看你跟我是同学才带你来加入,不是谁都能够来赚大钱的。”小A说。

  小A告诉黄秋,她只要掏2900元钱购买一份产品,就有资格加入他们的团队,只要她能够介绍更多的人来加入,很快就可以发财。见黄秋并不为所动,小A的“表姐”也来做她的工作。“表姐”说:“你读书有什么用?几年书读下来要花几万块钱,听说你家里也不是很有钱,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拿来投资做生意赚大钱?等你一年两年后,开着奔驰宝马回去,孝敬父母,然后再去读书,这有什么不好?这年头有了钱什么事情干不了?”

  “表姐”还说,你都18岁了,这么大了,不但不能赚钱孝敬父母,还花父母的钱,其实就是不孝。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来相继向她游说。这时,黄秋才发现小A的这个“表姐”根本不是贵州人,一口河南腔。而一个词出现在了脑海:传销。

  

黄秋(左三)一家。


  黄秋(左三)一家。

  13昼夜

  发现自己陷入传销窝点后,黄秋当即拒绝入伙,跟小A提出要回家。小A同意,黄秋拉着行李箱就走,发现大门早已被反锁了起来。她在屋子里又哭又闹,几个女生软磨硬泡把她拖进了卧室。

  “手机也不见了,估计是被他们藏起来了,想报警都没有办法报。”黄秋说。她跟小A说,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保证不跑。小A还是说不行。后来,见实在没有办法,她就安静了下来,跟着那些人吃饭、听课、睡觉。

  “我就打定了一个主意,死活不同意加入他们,”黄秋说,“我不哭也不闹了,随便他们怎么说,就是不同意。”接下来的几天里,黄秋暗暗观察,发现屋子里的人经常躲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打电话,估计是在拉人头。小A告诉她,只要她买了产品加入团队,就可以打电话,出去玩,没有人限制她的自由了。

  被困第七天,“家”里新来了一个男生,是甘肃的,而骗他来的是他的女朋友。那个男生跟黄秋一样,被带着在宝鸡城里逛了一天,晚上才来到“家”。没想到他很快就发现这是个传销团伙,马上要拉着女朋友离开。“家”里的几个男人把那个男生围在角落里狠狠的打了一顿,最后见他跪地求饶才罢手。

  “听着那男生躺在地上哭喊求饶,我真是害怕,我在想要是我也坚持要走他们会不会这样动手打我?”黄秋说。

  让黄秋没有想到的是,三天后,甘肃那个男生居然被完全洗脑,开始到处打电话发展下线了。

  还有个山西的女生,几天的软磨硬泡,把妈妈也骗了过去。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听一次课就死心塌地的要“跟着大家一起发财”了。

  黄秋说,在“家”里,所有人都在一起吃饭,每天有专人去买菜。餐餐都是白菜、土豆,肉都没有。“家”里的人告诉她,这叫“吃苦”,只有现在吃得苦,才能有个美好的明天。“现在想来,他们就是把你饿得没有力气逃跑了。”黄秋说。家人报警

  黄家今年在村里修了新房子,原本定于1月8日等黄秋放假回家来就办酒。黄秋也早在元旦之前就跟家里人打电话说,放寒假后在宝鸡看望同学,一定能在8日前赶回家。

  直到1月8日,来朝贺搬新居的亲友都到,而黄秋却没到。哥哥黄金就给妹妹打电话,可是一直关机。想起前几天拨打她的电话,除了第一次拨通后没有人接,之后就再也没有打通,黄家人开始发现情况不妙,到处寻人。

  黄金找到妹妹大学的班级QQ群,询问黄秋的同学,并联系上来自龙里、毕节和四川达州的3个同学,他们在1月2日与黄秋搭同一趟火车回家。几番询问,得知黄秋3日凌晨在宝鸡下了火车后,被两个男生接走,之后就再也没消息。

  1月14日,黄金正式向惠水、银川、宝鸡等地警方报警,警方开始立案侦查。同时,女大学生回家途中在宝鸡失联的新闻开始见诸宁夏、陕西和贵州三地报端。

  

回到家,看着哥哥炒菜,黄秋几次抹泪。


  回到家,看着哥哥炒菜,黄秋几次抹泪。

  放人

  14日,事情出现了转机。“家”里的人再次开会,问黄秋是不是真的不想发财。黄秋果断的说“不想”。“家”里人说那就给你买票回家。15日晚,吃过晚饭后,天色黑了下来。小A和另外一个男生带着黄秋下了楼,在大街小巷转了半个多小时,走到了宝鸡火车站。小A买好站台票,直接把黄秋送上了火车,才离去。“他下火车的时候,还说‘你相不相信,过两年我开宝马车去大学看你’。”黄秋说。

  黄秋回到家才听家人说她失联这十多天里,报纸、电视、网上,到处都是家人寻找她的新闻。黄秋这时候才回想起来,传销窝点的人估计是看到了新闻报道,害怕警方找上门去,才主动放她离开。“他们还把我离开的时间安排在晚上,去车站还绕了半天,并把我送上火车看着火车出站才放心,就是害怕我在宝鸡报警去抓他们。”黄秋说。

  回家

  15日晚,黄秋坐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16日下午抵达重庆。下了车她就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已经买好下午从重庆到贵阳的火车票,半夜就可以到贵阳。

  17日凌晨2点半,黄秋走出贵阳火车站,看到出站口的大哥和表叔,她当即哭了起来。大哥和表叔连夜开车把黄秋送回了惠水老家。天亮后,村子里的亲友们都赶到黄家,问候黄秋。说起这次误入传销窝点的经历,黄秋深感难为情。她说,也怪自己太轻信他人,才中了他们的圈套,让家里人担心。

  中午,围着火塘,哥哥黄金亲手做了一锅腊肉炒白菜给妹妹吃。看着忙碌的哥哥和一屋子的亲友,黄秋拉着爷爷的手,噙着泪,默默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