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寻人解救网--男子追网恋女友却身陷传销 被限制自由两个月

2017-08-23

  对于江西男子李某而言,发生在今年年初的一切犹如一场噩梦:网恋“女友”发来邀请,李某为爱情从江西追到上海金山,不想却陷入“传销门”,两个月来被限制自由,每顿饭只有土豆和白菜,还被威逼利诱“做业务”……

  记者昨天从上海警方获悉,近日,上海公安机关经缜密侦查,将该传销组织成功捣毁,团伙主要成员王某等20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网恋“女友”

  竟是传销人员

  今年8月8日,金山公安分局接男子李某报案,称其被诱骗至金山,被迫购买44800元的化妆品后被要求加入一传销组织。

  李某告诉民警,今年1月,他在江西老家玩手机QQ时,一个自称“陈静”的女子加了他好友。三个月内,两人关系迅速升温。收到“陈静”邀请后,李某便来上海金山打算和她发展进一步的关系。

  谁知见面后,“陈静”将李某带到一间出租屋内。李某发现里面有好几个自称“陈静”的同事。此时“陈静”才告诉李某,她的真实姓名叫“马德亮”,是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直销员工。

  接下去的2个多月时间,犹如一场噩梦,李某一共换了6个暂住地,而活动范围就被限制在出租屋内,每顿饭只有土豆和白菜,连上厕所都有人盯着。在威逼利诱下,李某被迫以每套2800元的价格买了16套“时光倩影”产品,总共44800元。

  由于身上没有现金,李某被逼找理由让家人汇了5万元到自己银行卡上,取了44800给业务员后,对方又返还了7150元给李某,然后又强迫李某拉亲戚朋友进来做业务。

  深知自己身陷传销,李某在一天晚上乘着看守人员打瞌睡的机会,从现场逃离后向警方报案。

  “五级”架构

  团伙分工明确

  其实就在李某报案时,金山分局部分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在工作中已发现几处出租屋的人员居住情况比较反常,租客基本很少出门,遂作为线索展开调查。而李某反映的情况与这条调查中的线索基本吻合。警方遂将这几处地点作为重点排查,在基本确定该批窝点涉嫌传销后迅即成立了由经侦部门牵头的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

  经初步侦查发现,这是一家披着销售珠宝玉器首饰“外衣”、对外打着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号的传销组织,注册地就在上海金山,公司法人为王某。

  专案组迅速掌握了该传销组织的人员架构及培训窝点。该传销组织人员分5层,分别为A、B、C、D、E级,A级别的“大老总”即王某,B级别的“老总”有4个,C级别的“领导”共8人,其余D、E级别是业务员,共有80余人。每月的5号至10号是该传销组织发放红利的时间,地点在金山某购物中心一KTV内。据反馈,该组织将于8月9日在该KTV集中授课并发放红利。8月9日,专案组进行抓捕,当场抓获王某等101名传销人员并查获准备用于发放提成费的10万元现金。

  本市查处传销犯罪

  源头大多在外地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很快交代了作案经过:2016年2月起,他们利用上海某珠宝有限公司为掩护,假冒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名字进行传销,以交入门费、拉人头方式,按“五级三阶”制的奖金制度,诱骗投资者参加该组织并发展下线人员,截至目前共计发展人员超过5层100余人。

  警方发现,陷入该传销组织的均为外省年轻人,年龄在16至31岁之间。传销团伙利用女骨干成员以介绍好工作或恋爱为名将受害人诱骗至传销窝点,软硬兼施逼迫加入。传销窝点一般租用居民小区内的住所,每处少则5、6人,多则8、9人。他们采用骨干成员担任“寝室长”,吃大锅饭,睡大通铺,对会员采取限制外出,外出贴身监督等方式进行人身和行动控制。

  在派出所内,记者见到了几名嫌疑人。其中一名传销员崔某有着和报案人李某相类似的遭遇,而最终的选择却不一样。去年4月,崔某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叫“小芳”的江苏网友,对方答应给崔某介绍一份工作,崔就从江西老家来到上海金山。结果被一名女子带到一出租屋内,经过一段时间的“洗脑”,崔某花了8400元认购了3套“时光倩影”化妆品,之后就一直和其他业务员积极地发展下线,但是至今也一个都没有发展成功。

  记者从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采访获悉,近年来,传销违法犯罪活动呈现出了一些新情况、新特点:传销手法隐蔽化、经营扩张网络化、以及参与群体复杂化。“一些传销组织专门聘用精通公司运作、财务知识的专业人员设计传销层级模式,采取错综复杂的计酬方式,通过非银行系统收取传销资金、发放传销奖金、转移涉案资金,以逃避有关部门监管,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同时,越来越多的传销组织通过互联网平台设立网站,巧立名目并以返利、分红等为诱饵,迅速发展下线人员,有的甚至将授课视频上传到网上,在短时间内欺骗了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

  来源:上海法治报

  反传销寻人解救网-15993050805-专业反传销寻人找人,面向全国寻找解救传销受害者,哪里需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