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被传销洗脑后用助学贷款缴入伙费

2015-03-16

  年迈的父母从湖南来合肥寻找深陷传销的女儿,女儿竟称“死也不回家”,老两口无奈报警,3月13日,发生在蜀山经济开发区的一幕令人唏嘘。连日来,蜀山经济开发区打传办联合辖区公安、工商、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开展打传突击行动,集中清理传销窝点20处。

  为摆脱父亲假装晕倒

  54岁的谢历来来自湖南怀化市溆浦县,他本在老家开出租车,今年已是第二次来合肥寻找女儿。“第一次是正月初八(2月26日),她在电话里跟我说,现在和一个朋友在合肥做园林绿化工程,很赚钱,让我也投资,还说不信来合肥看看。”身穿深蓝羽绒袄、头发花白的谢历来对记者说。

  带着几分疑惑,老谢当天就坐上从老家到合肥的火车。16个小时后抵达合肥,他便打车来到女儿位于蜀山经开区甘泉新村4栋605室的住处。父女俩一见面,女儿便开始向父亲灌输她所从事的“工程”。“第二天,和女儿同居一室的另一个女孩带着我们去外面转,见到景点就说这是什么工程,(话语中)还把国家领导人讲进来,像导游一样。到晚上,女儿把我带到一个陌生房间,里面又有一个女孩向我介绍人生奋斗经历和投资项目,我当时就疑惑可能是传销。”老谢说。

  到合肥的第三天,老谢要求去女儿的办公室和工地看看时,女儿支支吾吾的表情让他确定,女儿肯定是在从事传销无疑。当时我就很生气,收拾好东西就拉着她去火车站。”让老谢意“料不到的是,到了火车站刚下出租车,女儿却一个踉跄晕倒在地。“当时我吓傻了,背起女儿就找医院,女儿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一会儿,她的几个室友便赶到火车站,把她接回去了。”

  经过这番折腾,老谢深感女儿深陷传销,仅凭自己是不能将女儿带回家的。无奈之下,他只好提起包裹连夜赶到合肥火车南站,在火车站地下室待了6个多小时后,于第二天一早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用助学贷款缴入伙费

  回家后,老谢将事实情况告诉了妻子,妻子当即拿起手机打给女儿,可女儿在电话里口口声声说自己从事的是“合法工程”,而且能发大财。“我怎么说她都不信,女儿以前很听话的,可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说这些的时候,老谢的妻子情难自禁流下了眼泪。她告诉记者,为挽救执迷不悟的女儿,3月13日,老谢夫妻俩从湖南老家再次赶到合肥,这一次,他们下定决心要将女儿带回家。“泪都流干了,我还有高血压和糖尿病,身体不好。”老谢的妻子说,“我们在合肥天天吃的都是咸菜馒头、方便面,可就是不死心。”“我跟她说,你要多少钱爸爸都给你,爸爸不要你离家这么远,爸爸不能让你被人骗,可她就是听不进去。”老谢告诉记者,当时他恨不得给女儿跪下了,可女儿的一句话却让夫妻俩心寒,她说在这里自由自在,“ 死也不回家。”

  无奈之下,老谢第二天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蜀山经济开发区打传办、公安、工商等部门迅速行动,将老谢女儿所在的传销窝点捣毁,抓获三名传销分子。记者从老谢女儿阿文口中得知,去年夏天,其男朋友谢某把正在江西读大二的她骗到合肥,至今她已向传销组织缴纳了六万多元的“入伙费”,这些钱里除一部分是自己打工挣来的,其余都来自学校的助学贷款。

  终和父母踏上返乡路

  据介绍,执法人员进入阿文所在的传销窝点时,发现了大量涉及传销的书籍,而阿文当时正在自己的卧室里捧着一本书默默看着。“这些作品都是传销的‘上线’发放,用来给传销分子洗脑的,让他们遵守所谓的团队规则。”蜀山经济开发区打传办徐立胜队长介绍说。

  打传过程中,执法人员扣押了三名传销分子的证件,要求他们与房东解除租房合同,并没收了他们从事传销的书籍资料。“我们还组织打传人员对这些传销分子进行反洗脑,通过劝说并播放宣传片,让他们从思想上认识到传销的危害。”徐立胜说。

  就在该窝点被端掉的当天夜里,在执法人员劝导下,阿文终于和父母一起踏上了返乡路。

  记者从蜀山经济开发区打传办了解到,12日起,该办联合辖区公安、工商、市场监督管理等部门对红皖家园、香槟小镇、甘泉新村等多个小区的20个传销窝点进行了集中清理,截至发稿前,共抓获并遣散传销人员50余人。